导航菜单

瑞幸咖啡自曝22亿财务造假 很可能被美国司法部立案侦查-世界上最贵的房子

当日,瑞幸咖啡股价盘中跌超26%,收盘跌收10.7%。随后瑞幸在2月3日,否认了所有指控,并回应称报告毫无依据,论证方式存在缺陷,属于恶意指控。

同时,在瑞幸咖啡开盘之后,瑞幸咖啡总裁办发布内部信称,目前,包括COO刘剑在内的4名相关当事人已被停职,公司已安排其他管理者接替停职人员原负责的工作。

公告详情:虚假交易约22亿元

很可能被美国司法部立案侦查

总部位于北京的瑞幸咖啡于2019年5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其IPO发行价为每股17美元,市值为42亿美元。公司由其现任首席执行官钱志亚于2017年创立,在中国拥有约4000家咖啡店。

瑞幸咖啡开盘4.92美元,开盘暴跌超80%,市值蒸发超50亿美元。美股开盘20分钟内,瑞幸咖啡三度暂停交易。截止发稿,瑞幸已触及日内第八次熔断,每股股价在 7 美元以下,市值徘徊在 17 亿美元左右。

  两个月前遭“浑水”做空,称瑞幸咖啡是个骗局

“根据最新的证券法精神,如果境内投资者参与了瑞幸咖啡的投资,并受到其误导产生损失,瑞幸咖啡有可能要因此被追究法律责任。”一家大型律所证券类业务律师表示,“不过在现实操作中,也要观察投资者如何取证,具体由哪个监管部门进行执行,以及执法效率如何。”

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今天宣布,公司董事会(“董事会”)已成立。专门委员会(“特别委员会”),负责监督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财年的合并财务报表审计期间提请董事会注意的某些问题的内部调查(“内部调查”)。

瑞幸的上市创造了一段烧钱开店的商业传说,彼时还有一本名为《瑞幸闪电战》的书籍上市,主要内容讲述瑞幸是如何“在18个月闪电上市,开出3000多家门店的”,该书还得到了大钲资本董事长黎辉,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的大力推荐。

美国律师事务所Block & Leviton今天宣布,已就证券欺诈行为对瑞幸咖啡公司和特定管理人员提起集体诉讼。Block & Leviton称,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4月1日购买了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应该与其取得联系,可获得免费案件评估,首席原告的截止日期为2020年4月13日。

关于瑞幸为何能在2019年5月成功在美股上市,一种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对标星巴克的瑞幸咖啡向美国资本市场讲了一个好故事,同时神州系资本层面的助推及“操盘手”陆正耀本人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瑞幸咖啡曾在上述造假会计周期后进行过相应的证券发行,而这一行为是否涉及欺诈发行认定,也有待市场进一步发酵以验证。而在新《证券法》中,对于欺诈发行的处罚也更加严格。

从一路烧钱开店到美股上市,到被集体声讨财务造假,瑞幸剧情的急转直下是从2020年1月31日开始的。

来自Q3财报的瑞幸开店数据也值得注意,截止12月16日,瑞幸咖啡在华门店数达到4910家,较星巴克多出600家,成为超过星巴克的中国大陆首家咖啡店。两个半月前,瑞幸门店总数为3680家。仅仅在两个半月后,其门店数就迅速增长了1230家,相当于每天新开15家店。

瑞幸咖啡在SEC新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公司COO刘建及其部分下属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从事某些不当行为,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而瑞幸咖啡2019年前三季度的主营业务收入为29.29亿元,也就说22 亿元造假规模都快追上前三个季度的总收入了。这导致瑞幸咖啡盘前跌幅超80%,每股由26.2美元降至每股4.6美元以下。

在此之前,瑞幸股价保持着良好的增长态势。

2019年12月,随着Q3财报的公布,瑞幸首次释放出扭亏为盈的信号,除了每门店产品总收入增长79.5%,门店营业利润也增长47.9%至2,610万美元,销售额大升542%至2.157亿美元,远胜分析师预期的2.058亿美元。2019年,瑞幸的门店数量从1,189家急增至3,680家。财报发布后,瑞幸股价上涨54%。

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虽然瑞幸咖啡在海外上市,但根据3月1日以来实施的新《证券法》精神,瑞幸咖啡亦有可能在境内受到法律追责。

浑水收到了一份包含小票与门店流量视频等一线销售数据的匿名报告。报告认为,瑞幸咖啡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夸大门店的每日订单量、每笔订单包含的商品数、每件商品的净售价,从而营造出单店盈利的假象。又通过夸大广告支出,虚报除咖啡外其他商品的占比来掩盖单店亏损的事实。

  4月2日,瑞幸咖啡经历了美股上市以来最惊心动魄的一晚。

2020年1月1日,瑞幸股价4日累涨近17%,创历史新高。

除了Block & Leviton律所,日前,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提醒投资者,有关瑞幸咖啡的集体诉讼即将到最后提交期限。加州的GPM律所、 Schall律所,纽约州的Gross律所、Faruqi律所、Rosen律所和Pomerantz律所等均表示, 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购买过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如果试图追回损失,可以与律所联系,2020年4月13日是截止日期。

特别委员会今天提请董事会注意以下信息: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建先生以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特别委员会建议采取某些临时补救措施,包括中止刘健先生和涉嫌不当行为的此类雇员,以及中止与已确定的虚假交易涉及方的合同和交易。董事会接受了特别委员会的建议,并针对目前确定的参与伪造交易的个人和当事方实施了这些建议。本公司将对负责不当行为的个人采取一切适当的行动,包括法律行动。

不过,另一家知名做空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却持相反意见。这家机构发推文称,这份匿名报告的准确性有待考究,尤其考虑到瑞幸在中国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香橼称,通过商业数据、应用下载以及访谈竞争对手都确认了瑞幸的数据,证明瑞幸在中国业务正在爆发。

瑞幸咖啡自曝22亿财务造假 很可能被美国司法部立案侦查

1月8日,瑞幸咖啡发布智能无人零售战略,推出无人咖啡机“瑞即购”和无人售卖机“瑞划算”。在发布会上,瑞幸咖啡对外公布直营门店数达到4507家,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同时,累计交易客户数也已超过4000万。市值一度超百亿美元。

根据新《证券法》要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证券发行和交易活动,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市场秩序,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理并追究法律责任。”

瑞幸咖啡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完成了星巴克20年才达到的门店规模。

1月31日,以做空中概股闻名的大空头“浑水研究-MuddyWaters Research”发布了一份关于“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声称瑞幸咖啡是个骗局。

具体造假数据有:2019年第三季度,瑞幸在平均每店货物数据上虚增了69%,在2019年第四季度虚增达88%。此外,瑞幸在广告数据上也存在问题,其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尤其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

特别委员会由董事会的三名独立董事肖恩先生,朴天若先生和魏源宗先生组成,邵先生担任董事长。特别委员会已就内部调查保留了独立顾问,包括独立法律顾问和法务会计师。特别委员会已任命Kirkland&Ellis为独立外部顾问。 Kirkland&Ellis在FTI Consulting的协助下担任独立的法务会计专家。内部调查处于初步阶段。

原标题:瑞幸咖啡自曝22亿财务造假,很可能被美国司法部立案侦查

仅用两年时间,门店规模超过星巴克

国际收购兼并和国际仲裁法律业务专家陶景洲律师对钛媒体表示,等待瑞幸的,很可能是美国司法部的立案侦查。根据美国法律,提供不实财务报告和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要判处10至25年的监禁,个人和公司的罚金最高达5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

内部调查此初步阶段确定的信息表明,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在此期间,某些成本和费用也因虚假交易而大幅膨胀。上述数字尚未经过特别委员会,其顾问或公司的独立审计师的独立验证,并且可能会随着内部调查的进行而改变。公司正在评估不当行为对其财务报表的整体财务影响。因此,投资者不应再依赖公司之前的财务报表和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九个月以及自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的两个季度的收益发布,包括先前的净收入指导来自2019年第四季度的产品以及与这些合并财务报表有关的其他通讯。调查正在进行中,公司将继续评估其先前发布的财务状况和其他可能的调整。

  另外,新《证券法》下,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或被境内追责。